焦虑?抑郁?益生菌可以帮助你!

发布时间:2021-08-13新闻出处:亿佰天益生菌浏览量:

抑郁症是世界上最常见的心理健康疾病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2015年全球抑郁症患者人数超过3亿,许多人通常还会同时出现焦虑症。

 

这些精神障碍导致健康和功能方面的巨大损失。WHO 2015年全球健康评估结果显示,抑郁症导致全球残疾生活年限(YLD)总数超过5000万年。这一非致命性疾病负担的80%以上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与抑郁症相比,焦虑症的YLD估计数较低,因为这与较低的平均残疾程度有关。但焦虑症仍被列为全球非致命性健康损失的第六大因素,在WHO所有区域中,焦虑症被列为导致青年痴呆的十大原因之一。

 

 

 

西太平洋区域抑郁症、焦虑症患病情况及疾病负担

WHO估计,2015年估计有788000人死于自杀;试图自杀(但没有死于自杀)的人数比这个数字多得多。自杀占全球所有死亡人数的近1.5%,使其在2015年进入前20大死亡原因。自杀是发生在全球15-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因。2015年,全球78%的自杀事件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

而在多灾多难的2020年,新冠疫情、洪水、虫害等灾害可能会导致人们出现焦虑、恐慌、恐惧、易激怒等急性应激性心理反应和失眠、纳差、无力等身体不适。钟南山院士在14日科技日报的采访中谈到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形势时曾表示,“接下来要注意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研究全世界怎么加强合作,二是注重对人们心灵的抚慰”。

据《柳叶刀-精神病学》(TheLancet Psychiatry)发表的一项旨在评估SARS、MERS和新冠精神和神经精神病学表现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研究发现,大约有15%的SARS或MERS住院患者在离开医院后的三年内遭受了抑郁症或焦虑症困扰。

 

以前的研究已经将心理健康问题与肠道健康联系在一起。且近年的研究表明这种联系是双向的。也就是说,情绪可以通过神经途径影响胃肠道健康,而反过来肠道微生物群也可能会影响行为和情绪,从而影响大脑化学。通过特定的饮食改变肠道细菌可能有助于治疗与压力有关的神经发育障碍。

微生物组疗法是否可以治疗精神疾病,包括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但目前对这种治疗还没有形成共识。

近日,来自英国布莱顿和萨塞克斯医学院的科学团队便通过研究证明,摄入改善肠道有益细菌(统称为益生菌)分布的食物确实可以帮助缓解焦虑和抑郁。研究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

 

研究团队查看了2003年至2019年间发表的71项研究,这些研究探讨了益生菌和益生元如何帮助患有焦虑和抑郁症的成年人。最终入选的7项研究显示,与未进行治疗或安慰剂相比,服用益生菌和益生元的抑郁症和/或焦虑症患者的定量测量结果都有改善。

 

入选文章的详细内容,以及每项研究修改后的CASP评价分数

 

入选文章的详细内容,以及每项研究修改后的CASP评价分数

研究结果表明,益生菌和益生元可能是一种潜在的有价值的缓解焦虑和抑郁症症状的辅助治疗方法。此外,研究小组还发现,同时患有肠易激综合征(IBS)等疾病的患者可能会从这种治疗中获益。

 

人体肠道内有许多种类和数量的细菌,正常状况下通过共生作用和拮抗作用保持着平衡状态。当人体受到的刺激超过自身调节能力时,肠道细菌的平衡状态被打破,引起菌群失调。约20%的肿瘤患者肠道细菌组成会因排便频率、营养状况、 进食情况、饮食习惯及肿瘤临床使用的各种药物而变化。

 

恶性肿瘤患者之所以抑郁、焦虑的发生率很高,是因为一则面对肿瘤的诊断、可能不断恶化的身体状况、外科手术造成的躯体缺陷、免疫治疗、化疗等的毒副反应,肿瘤患者的强烈精神反应导致免疫功能、神经内分泌功能紊乱,会增加抑郁的可能。二则,肠道菌群的变化也可以通过炎症反应、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神经递质的信号传递(又称做脑肠轴)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生化特性,从而诱发焦虑、抑郁等行为。

 

有研究发现,重度抑郁症(MDD)患者的肠道中,微生物组β-多样性与健康对照组显著不同,在MDD患者肠道中放线菌数量较多,而拟杆菌数量相对较少,拟杆菌数量的减少与抑郁症的发生有关 。益生菌是正常肠道菌群中的主要菌属,其种类和数量与宿主的健康状态密切相关,通常以双歧杆菌属和乳酸杆菌属为主。益生菌可发挥有益作用的潜在机制,可能包括:抑制炎症通路,维持肠道通透性和黏液分泌,防止细胞凋亡和氧化损伤及通过重建肠道菌群来预防病原菌定植。 

有研究发现,益生菌可以通过调节免疫功能和抑制潜在有害细菌的生长等机制保护肠道黏膜,减少外科结直肠癌患者的并发症。还有荟萃分析显示,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口服益生菌可有效减少抑郁情绪。

不同抑郁状态的亚组分析显示,口服益生菌在健康志愿者中也可以有效减少抑郁等级量表评分,这可能与它通过“菌群一肠一脑”轴的发生作用相关。 目前已知可用于防治肿瘤患者神经性疾病的益生菌种类较少,大部分属于乳酸菌属。其次,肠道菌群极其复杂性,不同种类益生菌的作用机制和作用途径可能会有所不同,其参与机体代谢以及相互作用的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总之,全球许多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受这些心理疾病的影响,其疾病负担远期影响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远。而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解决心理健康问题变得更加重要,由此可见,日常补充益生菌很有必要。